• 中文简体
  • |
  • English
  • |
  • 한국어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报道 >> 华汉旅智||“全域旅游”面面观(一)
文章详细

华汉旅智||“全域旅游”面面观(一)

日期:2016年5月4日 15:06

  一、全域旅游:从新名词到新形态
  全域旅游并非是一个“新”名词。从某种意义上讲,早在中国旅游的初级阶段,全域旅游就曾经作为诸如大连、青岛、桂林等优秀旅游城市的旅游发展策略而涌现出来。当时的全域旅游主要是指快速链接区域内全部的旅游景区,通过更便捷的旅游交通达到旅游发展的大格局。时至今日,随着旅游产业客观环境的大变化,全域旅游的内容大不一样,正从一个抓人眼球的“新名词”变为行业发展的“新形态”。
  全域旅游是伴随旅游业从传统的观光旅游向休闲度假转型升级过程,从景区旅游向旅游目的地发展的要求,全新定位的一种新的区域旅游发展理念。休闲度假旅游的开展,将进一步弱化旅游景区的边际界限,更多的旅游服务功能和休闲度假业态从单一的景区中逸散出来,向城市、村镇扩散,彻底完成旅游目的地的发展要求。尤其随着旅游经济的带动功能越发明显,以及旅游实现途径的多样化,旅游产业早已从“狭小”的旅游景区中挣脱出来,向着更广阔的空间飞速发展。
  全域旅游也是从城乡一体化进程中旅游产业被倒逼出的产业发展新趋势,是乡村旅游快速发展和城市旅游转型升级的所要求的发展理念。乡村旅游的“高潮”是正在发生和无可辩驳的大事件。到2020年,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带薪休假全面落实,人均年出游率将达到4.5至5次,奔向乡村的人群将会更加的庞大,全域化的理念将被实践。除此之外,工业化时代所带来的发展痼疾,正使得中国城市褪去各自的文化底蕴,变得千篇一律。这是近些年城市旅游的不断衰退的直接原因。毫无疑问,中国传统地域文化的复兴将会是一个乡村反哺城市或者城乡共同蜕变的过程,这是客观实际倒逼全域化发展的真实例证。
  于是,全域旅游的概念在旧有认知的基础上,增加了新的含义。全域旅游是把一个行政区当做一个旅游景区,是旅游产业的全景化、全覆盖,是资源优化、空间有序、产品丰富、产业发达的科学的系统旅游。要求全景、全时、全民、全文化、全网络、全产业链的参与旅游业,通过消除城乡二元结构,实现城乡一体化,全面推动产业建设和经济提升。
  二、全域旅游:兼容并包的“全”表现
  全景展示。全景融入不仅仅是现有景区的“集成”,更是一种区域内全部资源“旅游化”的倾向。中国旅游正逐渐摆脱了政府主导的发展模式,走向市场配置资源的全新模式。在这样的背景下,什么样的资源能够成为旅游产品,将变为一个由社会资本决定的事情,政府所起到的作用将改为监管和服务。于是,原则上任何的资源都有可能变为特殊的旅游产品,这就要求我们在现有旅游思考的基础上延伸发展的眼光,将全景的概念深化下去。未来的旅游有可能不再是由某些稀缺旅游资源的形成的垄断产品,它更倾向于向一个行政区域内所有的看得见看不见的资源进行蔓延,形成整体的休闲环境、文化氛围和旅游品牌。与此同时,“吃住行游购娱”作为旅游产业的准则不应当成为旅游景区的桎梏,在旅游单项功能正不断平庸的情况下,靠突出涵盖范围去增强竞争力是一种不明智的行为。游客所担忧的并非是旅游花费的增长,而是旅游满意度的急剧下降。
  全时停留。只要存在着地理与气候的变化,那么旅游淡旺季一定会存在下去,而我们要做的事情只是从不同角度创新和优化旅游产业发展,使不同的旅游季节焕发出不同的特色魅力。实际上做活夜晚经济、缩短淡旺季差距并非是一个崭新的话题,相反它是旅游业进入瓶颈之后,我们所面临的诸多难题中最难被攻克的。在科技展示实力没有跨越式发展的今天,不同旅游景区在相对活跃的社会资本的影响下,硬件上的差距正在逐渐被缩小,而软实力的竞争越发惨烈。没有突出的休闲氛围和核心产品,骤然唱响“全时”是不明智的。或者说“全时”本身是一个由点及面的缓慢过程。莫说24小时的旅游热潮,哪怕能有2-3小时的拓展,也是善莫大焉。
  全民参与。全民参与是一个综合概念,既体现全民所得的福利,也要求全民所负的责任。公平之下,才是一个健康的产业模式的构建过程。某一项产业的不成熟,不仅仅是某个主体的不成熟,而是自上而下的关联个体都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旅游产业的问题不仅仅是政府、旅行社或者游客个体的问题,而是参与旅游的每一个群体都处于幼稚的状态,我们也就不能期待它能有多么超卓的表现。全民参与既是一场还利于民的盛宴也应当是检视自身的考试。取舍之间还有新制度的建立以及对于既得利益的反思。我们要清晰的明白,道德的制高点与经济发展完全是两码事。中国人对于经济利益的诉求和道德法制的重视是不对等的,这是小农经济崩溃以来,恐慌心理的不但蔓延,是不可更改的时代底色。于是,切莫让蓬勃开展的“全民参与”成为又一场过把瘾就死的闹剧。
  全文化融入。旅游是“无烟产业”却不是“无耗产业”,然而消耗的本身并非只有消极的意义。旅游产业和其他产业并没有实质上的区别,只是他的“消耗”与“排放”相对比较隐性。现代社会的灵敏与迟钝是共存的,它可以快速炒热某些文化符号或印记,也可以有选择的漠视和忘记更多有价值的东西。旅游作为后工业社会的衍生品,类似的特点非常明显。对于产业特性,非人力所能轻易扭转。我们所能做的只有“开源扩流”和“改陈出新”。文化资源是否有限尚不可知,但在某种层面上可以被视为可再生资源。于是全文化融入,就要求我们一方面是全面的了解和评估不同文化的特性,在一个相对独立自由的环境中突出文化元素的特点,不断形成新的旅游产品;另一方面要从那些“故纸堆”里找到别样的文化旅游记忆,进而改陈出新。
  全网络覆盖。“互联网+”与“大数据”绝不是包治百病的良药,但能治好的估计也有九十九种了,应当可以确定,“互联网+”是全域旅游得以实现最重要的支撑并且没有之一。旅游并不因为“互联网+”的出现而变得美好,却获得了更快的发展速度。互联网思维已经颠覆了旅游人经营多年的思维界限,并且有可能在未来的时代里颠覆景区对于旅游产业的垄断。如果你能畅想一个“无景区”或者“无处不是景区”的旅游发展前景,那请您低下头去好好的审视互联网思维。更何况坦白的说,互联网早就把旅游产业抛开了几个光年。互联网对于旅游更深远的影响是,它终于又将旅游的选择权归还给了游客,而不是那些蒙声发大财的中间环节,而这样的选择权对于全域旅游来说是非常必要的。当然,“互联网+”的实现也不能是一蹴而就的事情,但是开闸的洪水已经不可阻挡。
  全产业链贯穿。既然已经要达到那么多的“全”,那么全产业链自然是一种水到渠成的事情,只是前面那么多的铺垫,真正要达到的恐怕就是全产业链的贯穿。全域旅游和全产业链必然是一件相辅相成的事情,既是相互的目标与指导,也是互相的结果和支撑。当然,全域旅游既然做为一个行政区的“大旅游”模式,那么它的全产业链又不仅仅是过往旅游产业链的复制。尤其是乡村旅游、城市休闲的兴起之后,其与国民经济其他产业的接触更加频繁甚至融入在一起,于是旅游产业链早就变为整体经济的全产业链,形成了更宽泛的概念。旅游业需要在地方经济社会发展中有明确的定位和话语权,应从总体发展战略的高度,整体构架促进旅游业的具有实质性政策、资金支持的促进机制,避免碎片化、形式化的会议、文件等,应从经济社会环境融合等方面进行顶层谋划,真正提升旅游业的战略地位,使其真正发挥综合优势,使城市的个性、品牌、文明建设都与旅游发展有机融合,实现旅游与城市发展的一体化。

本页链接:

所属类别: 专题报道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