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简体
  • |
  • English
  • |
  • 한국어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朱仙镇故事 >> 朱仙镇之战:闯王掘沟大败明
文章详细

朱仙镇之战:闯王掘沟大败明

日期:2016年5月4日 16:39

  闯王李自成亲率数十万人马,在中原大地上浩浩荡荡地向开封进发。艳红的太阳照着绣有“闯”字的帅旗,猎猎招飐。其时是明崇祯十五年(公元1642年)五月一日。
  大军行至开封城西南的朱仙镇,已是黄昏,李自成便令部队在镇郊扎营。闯王正骑着马在察看各部安营时,忽有巡哨官来报:“明将左良玉和丁启睿、杨文岳三支人马已奉旨兼程北上援救开封。”闯王哈哈大笑说:“来得正好。”次日,闯王将老营移至阎家寨,其余各路人马四面围住开封,并拨出大批人力枪割地主的麦子,以备军粮,赈济贫民。
  且说左良玉率十余万人马、丁启睿、杨文岳率5万人马,虽是奉旨兼程北上,其实行动并不迅速,因为他们知道李自成不是好对付的,行军十余日,才接近朱仙镇。
  这一天后半夜,左良玉提刀纵马率兵攻入朱仙镇南门,丁启睿、杨文岳攻入东门。因镇中并无多少守军,左良玉就轻易地占据了镇中岳王庙。此时,闯王派出的由李过率领的3000骑兵也恰从西门突入朱仙镇,与丁启睿、杨文岳的人马在镇中窄路相逢,便混战起来。丁、杨二人的军队火器甚多,李过的骑兵在胡同中不便驰骋,渐渐支持不住。正在紧急之际,左良玉的大队人马又从四面围来,把李过围在核心,左冲右突不能脱困,李过面部还中了一箭。只听明军喊声震天,李过心慌,但仍拼死恶战。明军不敢近前,只用弓箭和火器远远地射击,李过的士兵伏在断垣残壁间抵抗。
  到天刚破晓时,闯王手下大将刘宗敏的一方5000骑兵杀到,一阵杀退明军,救了李过。刘宗敏见李过面部带伤,况且李过又是李自成的侄儿,不便责备他。李过自己却说:“我轻敌冒进了,没有听将军的话,请将军惩治吧。”刘宗敏一笑说:“小将锐气可嘉。以后注意不可盲目轻进。”天大亮时,闯王李自成进入朱仙镇。此时明军已退到朱仙镇东南十余里的水坡集去了。
  闯王手下猛将郝摇旗前来向闯王请示说:“敌人退至水坡集,正可一举歼灭之。”闯王说:“且慢。先不烦将军虎威,我自有妙策。请将军午后边到岳王庙来会商。”午饭后,李自成召集手下将领刘宗敏、郝摇旗、李岩、袁宗第、李过、刘芳亮、宋献策、牛金星、田见秀、罗汝才等人在岳王庙会商。李自成先让大家发表了一阵见解,最后说:“大家的主意归纳起来是不是这样的,就是:断贾鲁河之水,以绝敌军水源;离间左良玉和丁、杨的关系;还有就是拦击逃敌。”诸将一致称“是”,于是,李自成便分拨人马,各司其职。郑说明军退至水坡集后,左良玉扎营于东边,丁启睿与杨文岳驻扎在西边。两处官军貌合神离,左良玉瞧不起文官出身的丁和杨,而了启睿和杨文岳厌恶左良玉的拥兵跋扈。
  这天清晨,丁启睿和杨文岳的营寨忽然遭到李自成军队火炮的轰击,炸死炸伤多人,而左良玉的营盘却未遭袭击。丁、杨二人心中大疑,便在一起商量。杨文岳说:“督师大人,李闯贼不轰左良玉兵营,专轰我们,这是为何?”丁启睿说:“我此次奉帝命督师,就是要督左良玉。李自成攻破商丘时,对左府加意保护,况且,左良玉的养女就在闯营,被李闯夫妇收为义女。……不可不妨他叛国投敌呀!”杨文岳说:“不如把他叫来杀了……”丁启睿连忙摇头说:“不可、不可轻动。他拥兵十余万,又无圣旨叫诛戳他,如何可以杀他?且看动静再说。”这一天天刚擦黑,杨文岳营前的卫兵只见一人骑马由西而来,向东疾驰,卫兵一齐放箭,那骑马的丢下一只红布包便又折向西逃去了。卫兵快上前拾起红包,只觉得沉甸甸的,打开一看,内有金条一百根,并有一封信。卫兵们不敢私分,携包来见杨文岳。杨文岳让卫兵捧着包一同来到丁启睿处,并说明情况。丁启睿打开信一看,骂道:“反了!”于是把信给杨文岳看,原来信中写的是:“谨以黄金百两奉左将军麾下。一切按所约行事,专候佳音。自成。”丁启睿立即起草文书,令人去奏闻崇祯帝,具言左良玉反状。不料递送文书的人被李自成军俘获,李自成看了文书后,用善言抚慰送书人,告诉他,只要把文书送到左良玉处,便是大功。李自成派了五名勇士,陪送书人直把丁启睿上奏左良玉反状的文书送至左良玉营前卫兵处,立即返回。
  再说左良玉的十余万人马,因贾鲁河水被截断,天气又热,加之连月抗旱,搬运饮用之水十分不易,兵士们叫苦不迭。左良玉正打算与丁启睿、杨文岳商量对策,忽得卫兵送到的丁启睿奏请斩处自己的奏本,大惊,心想:“与其他来杀我,不如我去杀他。”但一转念,又想:“与其我去杀他,不如让李自成去杀他!”于是,左良玉也不与丁、杨二人商量,当夜拔寨撤走。
  到天亮时,丁启睿,杨文岳才发现左良玉的人马已撤离,二人大惊,忙令拔寨南撤。几万人马一片混乱。
  此时,李自成早已布下了多路伏兵,以逸待劳。
  李过、袁宗第率两万骑兵去追击左良玉,只追不打。刘芳亮率一万五千骑兵去水坡集收拾残余官兵,罗汝才率兵追击丁启睿、杨文岳。郝摇旗率兵追击明将虎大威部。
  明军被闯王各路追兵打得懵头转向。丁启睿、杨文岳也不顾手下人马,急急若丧家之犬远遁去了。
  左良玉到底是个将才,带兵后撤中虽有纷乱,大体还列成行伍。左良玉回头望望追兵,只见一面“袁”字大旗与一面“李”字大旗离自己仍有三四里之遥,所以,想停下休息也不能。但若回军交战,又怕闯王后续部队跟上,于己不利,只得带领疲惫军马不停步地走着。时间已是晌午过后,左良玉的人马饥渴疲劳,有些兵卒已渐渐跟不上大部队,他们就被李过与袁宗第的追兵轻易地俘虏过去。
  左良玉催兵速进,但前面的军队停止了。左良玉大怒,策马由中军奔向前,忽见一员将官来报:“前有深沟,顺大路延伸,沟对岸树丛中有旗帜、树丛前有块大木牌,上面写着……”左良玉喝道:“写着什么?”那将官不敢说,只是嗫嗫嚅嚅地说:“写着不好听的话,我也没记住。……恐怕中计了!”左良玉纵马向前,临沟一望,对面大木牌上白底黑字,曰:“奉告昆山将军,君乃釜底游魂,速速率众来降,免遭兵溃成擒。”左良玉大怒,正想挥兵向左,忽见左方战旗如林,黄埃滚滚;继而想向右,又见右方旌旄参差,飞尘冲天。后面的追兵仍是离自己三五里,战鼓不息,喊杀阵阵。于是喝令越壕沟而进,顿时千军万马落入七八尺深,一丈来宽的壕沟中,你挤我踩,人叫马嘶,壕沟的两头忽又有水流了过来,人马在烂稀泥中喧嚷爬跌。原来这里是李自成预先让田见秀率兵掘下的壕堑。
  左良玉怒气冲天,狠加两鞭,跃马冲过壕沟,他的10万大军也纷纷涌出。此时早见田见秀抡开山大斧来战,左良玉毫不畏惧,举大砍刀来迎击,不三合,田见秀抵敌不住。左良玉麾军包围田见秀,田见秀且战且退。左良玉正要追赶,忽听一声炮响,闯王伏兵齐出:左有刘宗敏、牛金星;右有李岩、宋献策。田见秀挥兵杀回,李过、袁宗第从后杀来。左良玉10万人马陷入重围,转瞬间不少官兵都已跪在地上成了俘虏。
  左良玉见大势已去,便率领3000精锐骑兵向西南冲去,杀开一条血路,一口气冲出十余里。此时已近黄昏,左良玉想:“若能逃到许昌,就不愁不能重整旗鼓了!……”左良玉的二三千骑兵到一小村,正要过桥,只见桥那边霞光中树起两面大旗,一面上有一大白“刘”字,一面上有“总哨”两个大金字。左良玉知道那是被呼为“刘爷”的刘宗敏,左良玉大惊,忙令用炸药炸断桥梁。而后与二三千骑兵沿河乱窜,各不相顾。刘宗敏挥军沿河射箭,左良玉骑兵死伤不少。
  天渐渐黑下来。一阵狂风吹过,霎时雷电交加,转瞬暴雨倾盆,夹着鸡蛋大的冰雹。几十里战场的血战不令自停,左良玉想:“不趁此时逃走,更待何时!”所好他的马是大宛汗血马,耐劳忍饥超于凡马,且能负重负痛,左良玉是全身铠甲,虽有冰雹砸来,也伤不着,因此,一人一马顶风冒雨,赶夜黑向西南逃去。
  朱仙镇一仗,闯王大胜,歼敌十余万,缴获马匹、军械无数。

本页链接:

所属类别: 朱仙镇故事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