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简体
  • |
  • English
  • |
  • 한국어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朱仙镇历史 >> 朱仙镇商业篇
文章详情

朱仙镇商业篇

日期:2016年5月4日 16:19

作者:车建卫、马静利

  贾鲁河通航后,大概自17世纪至19世纪,朱仙镇进入兴盛时期。朱仙镇由于地处贾鲁河航运终点、华中及豫南至开封的陆路要冲而兴盛,明嘉靖后,成为中国四大名镇之一,商贾云集,异常繁华。清康熙时盛极,江淮之吴粳、楚稻、丝、茶、糖、纸、杂货,由此北运;西北之山货物产由此南输,南船北马皆分途于此,成为华北最大的水、陆交通联运码头。
  鼎盛时期,朱仙镇区域范围东连宋寨、西接豆腐店、北起小店王、南至腰铺村,面积约50平方华里。镇中心部分有寨墙环护,纵横各3华里,周围10华里,面积9平方华里。辟有四门,寨墙原为土筑,清同治元年(公元1862年)改用砖砌。贾鲁河纵穿镇中,将镇分为东、西两部分,河上建桥3座,将东镇、西镇连为一体。据研究,全镇面积约120多平方公里,当时的人口约30万。镇中从事商业经营的居民就有4万余户。
  许檀教授研究发现,清朝乾隆年间朱仙镇主要有杂货业99家、典当业44家、粮食业59家、烟业16家、服饰业73家、饮食业49家、手工业318家、其他行业80家。发达的手工业在朱仙镇商业经济中占有的重要地位,其中以皮毛业和版画业为最。皮毛制造是该镇重要的手工行业,全镇共有羊毛字号31家、皮房251家、毡帽作坊8家。朱仙镇木版年画与天津杨柳青、苏州桃花坞年画等齐名,是清代四大版画之一,尤以红纸门神最著。民国时的记载称,“红纸门神尤为镇中特产……往昔盛时业此者三百余家,出品盛销于邻近各省,大有独占市场之势”。民国年间此业已衰,但仍有红纸业作坊20余家,门神商店40余家。乾隆年间参与捐资的门神作坊共有14家,抽厘金额100两,众工匠另外捐银60两,合计为160两,这一数额超过251家皮房的捐资总额147两。由此可见,此时朱仙镇版画业虽然还未达到巅峰时期,但其规模和经济收益已很可观。特别是工匠捐银数额竟高达店主的3/5,一方面反映了从事版画业的工匠人数众多,同时也显示出他们的收入水平相对较高。
  朱仙镇除了有较为齐全的商业行业外,经商者来源地也十分广泛,其中不仅有来自河南的本地商人,还有众多来自全国其他地区的商人。许檀认为朱仙镇的山西商人来自平阳、绛州、太原等府,陕西商人主要来自同州府,尤以山西平阳府曲沃、翼城等县及绛州商人为多。杂货、典当、粮食、烟草、服饰等业是构成朱仙镇商业的主要内容。汇集于朱仙镇的商货中,绸缎、布匹、大米、茶叶、瓷器、桐油等来自江浙、安徽、江西等省,烟草、铁器来自山西。这些商品除相当一部分供应开封之外,其流通范围还包括开封府属各州县以及河南北部的归德、彰德、卫辉等,甚至还涉及山西南部的部分地区。除山陕商人之外,清代活跃于朱仙镇的还有安徽、福建等省的商人。其商业街南北长12里,东西宽5里,分东西二镇,商贸之盛超越了开封,“商贾辐辏,户口殷繁”,“商务之盛,甲于全省。”各地官僚、政客、文人雅士、客商工匠、手艺人、卖艺人常年往来不断。于是,服务于往来客商的茶馆、饭店也就蓬勃发展起来。朱仙镇最繁盛之时,镇中每日泊船200余只。据新中国建立后出土的船锚考证,当时已有相当吨位的大船。当时朱仙镇的规模要比今天大得多,贾鲁河将整个朱仙镇划分为东、西两镇。东镇又胜于西镇。东镇的杂货街经营南北商品,曲米街设麦商铺,炮坊街多为爆竹作坊,油篓街多为油行店,顺河晓光街则多为普通商号,其中以各色杂货最为繁盛。西镇的京货街多苏广时货,顺河街、西大街、保元街为普通商铺。全镇大小街道达百余条。
  但是,随着黄河水患日益加剧,朱仙镇赖以发展的元素逐步丧失。这颗一度璀璨的明珠也最终黯淡下来,沦为一个普通小镇。雍正元年(1723)夏秋之季,黄河决溢,沿贾鲁河南泛,“朱仙镇人烟稠密,河身浅狭,遂致漫溢,镇上房屋多被惨毁。”河水过后,泥沙沉积,势必填塞镇中街巷,淤塞贾鲁河道,从而影响朱仙镇的商业发展。乾隆二十六年(1761)七月,黄河复决,“夺溜贾鲁河,朱仙镇再遭水灾。”尽管如此,到嘉庆年间,朱仙镇仍商贾众多,“犹为巨镇”。道光二十三年(1843),河决中牟,泛及朱仙镇,“迨水退之后,淤沙深七八尺,甚者或至逾丈,商品全被浸没。”此次黄河决溢历时一年有余,朱仙镇的商业受到重创,“硕腹巨商无有过而问者矣”。光绪十三年(1887),河决郑州,再次历时年余,贾鲁河严重沙淤,难以航行,至光绪二十六年(1900)几成平陆,舟楫通行成为历史。自此,朱仙镇之商业迈向衰落,人口日益凋零,昔日的车水马龙不复存在。

本页链接:

所属类别: 朱仙镇历史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